YOI-吃醋的時候(維勇)

 by 沒力史翠普yucaio20170228

「啊……果然還是有點不開心啊。」牽著馬卡欽漫無目的從海灘晃到商店街,維克多有點委屈的嘆了口氣。

這天,勇利一早就為了護照即將到期的事情出門,維克多晨起沿著海灘跑了幾圈,回溫泉鄉後簡單沖了個澡,才剛走出浴間,就不經意聽見寬子跟真利提起勇利小時候喜歡過優子的事情,心情煩悶之餘,明明知道馬卡欽還不到散步時間,還是忍不住牽著牠出門了。

在日本這個國家,維克多最熟悉的地方就是溫泉鄉跟溜冰場,雖然偶而也會去美奈子的酒吧喝點小酒,但即便是非賽季放假的時候,兩人也總是在西郡家的溜冰場練習,而這一天,他竟煩悶得那兒也不想去。

想起寬子曾經抱了一疊厚厚的相本分享過勇利小時候的照片,現在回想起來,那些照片幾乎都是勇利跟優子和西郡的合照。

大多時候,維克多都是一派從容的樣子,連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如此糾結這樣莫名其妙的事,溜冰選手的生活枯燥而乏味,光是日常練習就消耗掉大量的體力,過去以來,維克多也不曾為誰如此糾結,但偏偏是勇利,讓他第一次察覺到平淡生活的滋味與看似平庸卻未知的可能性。

日復一日的相處,非但沒讓他煩膩,反而像當初迷戀上滑冰的時候一樣,再多的接觸都不夠,靠得再近也不夠,只是有時候不知道是不是被勇利傳染了,偶而也會患得患失,有些不安。

在他還有些無目地的漫步之時,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應入眼簾。
「維克多?」
「……優子?」沒料到會忽然遇見西郡優子,維克多深吸了一口氣,「妳現在有時間嗎?我有事情想問妳。」

「咦?喔,當然可以,我們去那邊的神社吧!那裏有椅子可以坐下來。」雖然提了一大袋蔬菜水果,原本應該趕回家準備晚餐的,但西郡優子還是大方的答應了。

當然她不會承認實際上看著活生生會動的維克多成為日常相處的一部分,至今仍然讓她十分驚訝不怎麼適應,總覺得像夢一樣,也難怪勇利常常露出彷彿被神眷顧的表情了。

守護著溫泉商店街的稻荷神社就在商店街盡頭拐角,小小的神社左右都是不同的商店,兩人簡單參拜後,優子制止維克多手上的萬元大鈔,掏出皮夾裡的零錢為兩人買了自動販賣機的熱咖啡。

「……勇利喜歡我?那是很小的時候了吧!」優子笑嘻嘻的拿起熱咖啡,遞給維克多。「小時候因為冰場就在城堡下面的關係,很多同學都會去溜冰,剛開始勇利是被我影響,畢竟我爸媽就是溜冰迷。」

優子輕啜了一口咖啡,歪著頭回想起過去,仔細想想自家三胞胎今年都六歲了,雖然她大了勇利兩歲,今年也才二十五歲,但十九歲就結婚生子的優子與十八歲那年踏上職業選手之路的勇利,早已走上不同的道路。

「勇利養過一隻跟馬卡欽很像的狗,這麼小一隻,名字就叫維克多喔!」優子比了比尺寸,「剛開始我也很喜歡勇利,他不像豪一樣,對溜冰沒甚麼感覺,但是只要跟勇利講到溜冰他就會很高興,那讓人真的很有成就感,尤其是一起研究該怎麼跳出那些漂亮的旋轉跟動作,但最大的變化,大概是那年我讓他看了維克多少年組比賽的視頻吧!」

「我?」

「嗯,因為爸媽工作的關係還蠻容易拿到比賽影片的,從那時候起,勇利就把維克多當成自己生命中唯一的重心,寬子跟美奈子老師也說,勇利就像是只為維克多而溜冰的選手一樣,他很容易胡思亂想,但其實很堅強,只要一點點鼓勵就能繼續前進。」

優子沉浸在回憶中,嘴角勾起淡淡的笑。

「每一次維克多比賽的影片他都看到每支舞都能跳,就算摔倒了,撞得鼻青臉腫,還是會爬起來繼續,若不是因為這樣,也不會成為選手。而且平常也總是維克多、維克多的說個沒完,聽得人煩死了,好像這世界上就只剩下維克多跟他一樣。」

「是嗎?」

「嗯,他房間裡一度貼滿維克多的照片,是連天花板都貼的那種程度,你沒看過吧?」

「沒有。」維克多一時有點難以置信,當初入住溫泉鄉的時候,他的房間就是擺在閒置的宴會廳,跟勇利建立進一步的關係後,也沒仔細看過勇利以前的小房間,還真的不知道他曾經如此迷戀他,這讓維克多一時間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太小心眼,居然只是因為勇利可能曾經喜歡過優子而糾結不滿。

雖然連維克多都不知道自已想問什麼,到底想知道什麼,但從優子的回答中,他彷彿得到什麼答案似地,心情倏然愉悅了起來,簡單打包了商店街裡幾份勝生家愛吃的漬菜後,腳步輕鬆的牽著馬卡欽回旅社。

傍晚的時候,勇利總算回到家,由於溫泉鄉所處的地方離市裡比較遠,冗長的手續與反覆確認簽證時間讓他精疲力竭,回到溫泉鄉的時候已經錯過晚餐時間,幸好家人為他留了飯,想起之後還要繼續的訓練,勇利簡單吃了半飽就停了筷,這時才發現飯廳裡除了他之外,其他家人大多都休息去了,連維克多跟馬卡欽都不在,難道都睡了嗎?

勇利看了看兩人共同的臥室,並沒有看到維克多,也沒看見馬卡欽,他連浴間澡堂都找過了,卻都找不到人,最後困惑的把包包拎回自己原本的小臥房時,才發現維克多不知何時跟馬卡欽擠在他那張小小的床上,地上散落著他曾經貼滿牆面的大小海報。

那些海報曾經為他所珍藏,在維克多聲稱要當他的教練入住溫泉鄉時,被他粗魯的扯下來,勉強塞在桌下,後來雖然還有整理過,但有幾張多少有點損傷,讓他很是心疼,他收得好好的,這些海報怎麼會掉在地上?維克多……都看到了嗎?

尷尬跟被看透痴漢本性的羞恥感,讓勇利幾乎石化的一張一張把那些海報撿起來,雖然他盡可能放輕動作,但窸窸窣窣的聲音還是吵醒了淺眠的維克多,維克多慵懶地睜開眼,就看見滿臉通紅的勇利正小心翼翼地收拾著滿地的海報。

那些海報有些連他自己都沒有,維克多的確有點輕微自戀傾向,但知道這世上有人在還不認識他的時候就將他當成信仰般的存在,甚至日日看著他的海報入睡,似乎……比較能夠理解勇利跟他之間偶而會出現的那種微妙的距離感。

大概是因為勇利一直仰望著他,所以忘記了他維克多,如同勝生勇利般,是個普通男人啊!會有喜歡跟討厭的事物,會有小脾氣,也會鬧彆扭,還會渴望被需要、被哄、被寵愛。

「勇利,過來。」
「維克多?吵醒你了嗎?抱歉,我很快就收拾好。」

「勇利──這張床上,都是你的味道。」
「……」勇利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整張臉瞬間爆紅。

「你頭髮的味道還有沐浴乳的味道,還有只有勇利才有的,身體上的香氣……」

「維克多,不要再說了!」勇利慌亂的想制止維克多,胡亂揮動的雙手卻被維克多輕易的抓住,他寬大的手掌緊緊扣住勇利的手腕,脈搏的聲音跟他心跳的聲音忽然劇烈得敲擊著他的耳膜,讓他幾乎呼吸困難了起來。

即便兩人已經有了更親密的接觸,但日常這樣細微的碰觸還是會讓勇利十分害羞,他總是無法坦率的面對肢體跟肌膚的接觸,從小就不愛被抱,曾經跟他很靠近的女生都被他推開,到目前為止也只有美奈子老師和維克多他不曾推開,美奈子老師是因為他推不開,而維克多是他……不想推開,也捨不得甩脫。

「為什麼啊?這味道我很喜歡呢……你喜歡我嗎勇利?」
「……嗯,很喜歡。」雖然每次承認這種事情都特別害羞,但就像期許自己變成無法讓維克多移開目光的頂級豬排飯一樣,勇利還在學著讓自己能夠抬頭挺胸的承認自己的情感。

「那麼,為什麼不把我拉下神壇呢?」維克多貼在他頸側的呢喃彷彿惡魔的呢喃,溝得他滿心騷動,連馬卡欽什麼時候被兩人擠跑了都不知道,只知道男人輕淺的呼息像羽毛一樣騷動著他的耳朵,也撩撥了他的心。「潔白如雪的天使,如果染上惡魔的黑色,應該也會很美吧?」

「勇利,你還要繼續當信徒嗎──嗚!啊,輕一點,不要咬那麼大力──」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