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生日快樂(奧尤)


by 沒力史翠普yucaio 20170301

(本來想先寫另一個梗的,但寫這篇的時候剛好官方發布了3/1是尤里的生日,所以就先寫這篇了XD)
      

          
奪得金牌之後,賽事進入尾聲,選手們紛紛離開巴塞隆納,各自歸國。
   
尤里隨著雅科夫、莉莉亞回到俄羅斯,維克多卻大有待在長谷津不回俄羅斯的打算似地隨著勇利回了日本,不過隨著維克多準備重回競技的舞台,大概勇利也會隨著轉到俄羅斯來訓練吧!
      
尤里今年的生日格外豐富,除了爺爺與雅科夫之外,向來嚴肅冷淡的莉莉亞與總愛調侃他的米拉都來了,除此之外,在成年組第一次比賽結交的新朋友奧塔別克也來了,當然還有那兩個你濃我濃世界裡除了他們倆之外好像沒有其他生物的混蛋玩意,夾帶著寬子、美奈子以及優子和三胞胎為他準備的禮物一併趕上了他的生日。
      
15、6歲,即便是在俄羅斯依然是不能喝酒的年紀,但當爺爺稍露倦意被大家勸去休息,雅科夫跟莉莉亞也跟著離開後,大伙就玩瘋了,到最後根本全都喝嗨了,露出比平常更放鬆也更無設防的模樣。
      
賽季結束後大多數人都處於慵懶狀態,由於選手們大多數的時間都在學校與訓練中心間奔波,自從成為雅科夫旗下的選手後,只要賽季一結束尤里幾乎都會先放個假回爺爺家休息個一陣子,然後再回到訓練中心繼續鍛鍊。
      
過去的他總對訓練興致缺缺,但經過這一次成年組實戰的洗禮,才深刻感受到,競技這樣的事情,不是自己很強就夠了,還有好多很強並且很努力的人,他還需要很多很多......雖然現在的他還不明白那是什麼,但他可不打算讓那個自以為是的豬排飯老是隨意嚷嚷什麼拿到金牌就引退或結婚之類的,聽到就生氣。
      
這次他贏過了豬排飯,下次他可沒打算讓那隻家畜領走金牌。
金牌這種東西,只有他有資格拿到!
      
迷迷瞪瞪從睡夢中醒來,宿舍床鋪今天似乎格外擁擠,熱得他有些難受,按道理說大家應該都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了,怎麼還會擠?棉被早被尤里踹到床下去,懷裡一團毛茸茸的是自家貓咪,背後熱呼呼的那是什麼?
      
尤里鬆開貓讓牠下床去覓食,這才撐起身體看向自己身後,只見一張連在睡夢中都拘謹嚴肅叫人看不出表情的臉,平靜的躺在他的床上,黝黑手臂輕摟在尤里腰上,隨著他起身的動作而滑落到被單上。
      
嚴格來說,比起尤里還有些纖細稚氣的臉,只大他三歲今年才剛滿十八歲的奧塔別克大概是因為總是面無表情的關係,看起來格外成熟,跟那個軟趴趴動不動就哭喪著臉的豬排飯或是不負責任的維克多完全不是同一類型的人。
      
完全想像不到奧塔曾經在夏令營那個時候仰望著他,雖然不想承認,但過去以來他對奧塔別克的印象一直都是嚴肅認真,沒有特殊缺陷也不會困惑的人,他是真的想不到他曾經讓奧塔印象深刻,更想不到在巴塞隆納時,會毅然決然跳上他的摩托車,然後跟他成為朋友。
      
跟尤里習慣穿著寬鬆衣物睡覺不同,奧塔別克襯衫的領子僅僅鬆開了幾顆,襯衫睡了一晚早已皺巴巴的,他似乎睡得很熟,跟可以粗暴對待的豬排飯或維克多不一樣,奧塔別克是尤里第一個"朋友",對他的含意有些特別,他猶豫片刻,最後還是沒有吵醒奧塔別克,輕手輕腳的下床離開房間。
      
宿舍裡,大多數人都出門了,雅科夫跟莉莉亞在俄羅斯原本就有住所,爺爺被他們安排住在親屬宿舍,不知醒了沒,以爺爺的個性大概早就已經醒了吧?可能像往常那樣,幫他做上一盤皮羅什基,接著就開車回鄉下。
      
果然,才推開房門,就看見公共的餐桌上放著一盤還留有餘溫的皮羅什基。
      
到目前為止,雖然有點宿醉的輕微暈眩感,但尤里心情還算不錯,直到他看到皮羅什基旁邊維克多欠揍的留言--說什麼幫他慶生完之後他們要去度假?!居然飛去京都了,維克多說是要做什麼神社修道之旅,氣得尤里臉黑得不能再黑,他就知道那兩個混蛋總是這樣隨隨便便的!哪有人為人慶生就隨隨便便的飛來又隨隨便便的飛走的!
      
氣歸氣,想起自己臥房裡還在睡覺的新朋友,尤里還是忍住了咆嘯的衝動,轉而看向一旁沙發上堆得高高的禮物,那都是大家昨晚帶來的,他跟自家貓咪一起蹲在沙發上,慢條斯理的一個個拆。
      
除了優子跟美奈子他們送的禮物(有老虎或豹紋圖案的衣服或帽子)令人舒心之外,就是寬子中規中矩的禮物,豬排飯送了他手套,維克多──什麼也沒送,氣得尤里又將手機摔出去,接著,他的房門忽然被推開,即便睡眼惺忪還是一派正經的奧塔別克走了出來。
      
「啊,你醒了,要刷牙洗臉嗎?浴室裡有備用的。」
      
「嗯。」奧塔別克默默的走向浴室,等尤里拆完所有禮物,把收到的禮物收進櫃子裡,端詳了原本已經被摔得有些毀損的手機外殼和嶄新的豹紋手機殼半响,還是無法下定決心換上。
      
他一焦躁就摔手機的壞習慣始終無法改掉,這個手機殼根本直戳他的喜好,上面還用閃亮亮的亮片鑲上了他的名字,要是摔壞了怎麼辦?
      
「怎麼了?」梳洗完畢的奧塔別克帶著濕潤的水氣在尤里身旁坐下,明明兩人並沒有靠在一起,奧塔別克用的也是他慣用的沐浴乳,氣味卻與他平時洗完澡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同,他還是一派沉穩讓人摸不著想法的模樣,表情嚴肅認真,但寬敞的客廳中卻充滿壓迫感。
      
獨屬於奧塔別克的存在感,讓尤里一瞬間有些不自在,他從來沒處理過這樣的狀況,身為早早就天賦驚人的種子選手,他跟大多數人總是隔著一段距離,過去也從來沒有誰能入他的眼。
      
扣除那對笨蛋情侶之外,就只有奧塔別克是他認定的「朋友」(米拉雖然也是朋友但感覺似乎跟奧塔別克不太一樣),這個他的「手下敗將」,他似乎沒辦法用無視的方式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沒什麼,只是在考慮要不要換手機殼。」
      
「你喜歡這個手機套嗎?」
「嗯,雖然不知道是誰送的,但很喜歡。」
      
「這樣嗎?」奧塔別克的視線微微往右飄了飄,想起昨晚喝得醉了,小野貓撲在身上絮絮叨叨跟他抱怨的那些瑣碎小事,他想,這個心防這麼高的傲嬌小貓,大概從來不知道自己也會有那麼可愛的一面吧?
      
他一直看著他,自然知道他最喜歡的顏色跟樣式,這個手機殼是奧塔別克賽後擠出了時間硬是琢磨出來的,世上獨一無二,只屬於尤里的。原本,他還擔心著他不知會不會喜歡,現在看來是不用擔心了。
            
「喜歡就換上,還是,你怕控制不住自己摔壞他?」
            
「我!我才不會!換就換!」像是被戳到痛腳一樣,尤里不由自主地跳了起來,三兩下換好手機殼後,捧著那個僅僅只是換了外殼就像換了新手機一樣的東西,遲來的懊惱又湧了上來。
      
「好看嗎?」
      
「……好看。」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尤里最大的優點就是即便傲嬌彆扭,還是不會掩飾自己真正的想法,喜歡的東西他就是難以抗拒啊!
      
「放心,他很耐摔的,有你最喜歡的圖案跟花樣,這裡還可以扣起來,這樣就能保護螢幕不受傷了。」奧塔別克輕車熟路的接過手機,一翻一勾就將手機皮套整個蓋上,尤里這才發現原來這個手機套摺疊起來跟展開的圖案並不相同,朝外的那面是他喜歡的花紋加上短短的羽毛釦飾,朝內的卻是純白羽翼,就像他在跳AGAPE那支舞碼時所選擇的舞衣一樣。
      
「奧塔……你怎麼會知道?」怎麼會知道那支舞對他的意義?怎麼會知道這個手機套的特別之處?
      
「……」面對尤里的困惑,奧塔別克沉默了片刻,他看似鎮定,耳根子卻已經不自覺的紅了起來,只是尤里並沒有發現。
      
「奧塔?」
「生日快樂,尤里,這是我親手做給你的禮物,你喜歡,我很高興。」
      
「胡……胡說什麼啊笨蛋!」
      
「對了,維克多要給你的禮物寄放在我這裡,他讓我今天再給你。」奧塔從一旁的行李袋裡撈出一個精品提袋,裡面裝著有點重量的盒子,不知裝著什麼。
「欸?」
      
「拆開看看。」
      
「喔。」尤里有點粗暴的拆了包裝,打開有點重量的盒子才發現裡面裝著一對手環,尤里對名牌不太敏銳,並不知道那上面有著鎖頭與鑰匙圖案的手環代表什麼,奧塔別克也對此一無所知。
      
盒子裡附了一張維克多隨意寫下的卡片,說是送給小貓跟小貓的第一個朋友的禮物,紀念小貓的生日及他們的友誼。
      
看到卡片的瞬間尤里楞了一下,奧塔別克不自在的轉開視線,但最後,其中一個白金手環還是被看似粗魯其實非常溫柔的硬塞入奧塔別克手中。
      
「既然我的編舞家都這樣說了,你就收下吧!喂!先說好了不准不收啊!你自己問我要不要當你朋友的。」
      
「嗯。」奧塔別克怔楞片刻,忽然輕輕地笑了,他自然不會承認自己的朋友論是別有用心,但沒想到維克多看出來了,更沒想到小貓傻里傻氣的入坑了。
      
AGAPE所代表的愛廣袤無垠,是一心奉獻不求回報的愛,但是他其實很貪心,目光追逐一個人久了,會渴望他回過頭來看看自己,會渴望自己可以入了他的眼,他的心,此後,佔據他所有的意志。
      
「謝謝。」此刻,雖然很想給他一個緊得喘不過氣來的擁抱,但是,要克制。五年前的驚鴻一瞥,有了他奮力追逐的此刻,現在的忍耐,是為了更長的以後,他有耐心,一點一滴鯨吞蠶食。「生日快樂,祝我們的友誼。」
      
奧塔別克將手環套進手腕,輕輕的碰了碰尤里的鼻子,惹得他臉紅了起來,尤里炸毛似地拍掉他的手,又很快將他的手撈了回來。
      
奧塔別克的體溫很高,掌心乾燥而溫暖,那個窄而細的手環戴在他手上看起來一點也不突兀,是如此自然。他粗魯地將自己的那一個塞給他,奧塔別克從善如流的幫他戴上,在那一瞬間,彷彿兩人交換了什麼一樣,心中的不安跟焦躁不知為何消失無蹤,尤里忽然笑了起來。
      
「爺爺早上離開前幫我做了我最愛吃的皮羅什基,你還沒吃過吧!」
「嗯。」
      
「哈薩克人可以吃豬肉嗎?」
「部分不行,但我的宗教是可以的。」
      
「吃吃看吧!這個是我最喜歡的食物了。」
      
兩個人坐在餐桌前,戴著維克多送的成對手環,吃著即便是冷掉也非常美味的皮羅什基,奧塔別克眼角餘光看見尤里隨手放在一旁的手機,唇角上揚,只覺得這是個特別美好的早晨。
      
在他輾轉許多地方修道的路上,也會有挫折或覺得自己很失敗的時候,但他想,總有一天他要來到這裡,總有一天他要站上那最後的舞台。俄羅斯啊,曾經讓他挫敗,曾經讓他滿是動力,如今,僅僅是待在這裡,待在這個人的身邊就讓他感覺滿足。
生日快樂,謝謝你,讓我來到你的身邊。
      
我的AGAPE。
      
      
by 沒力史翠普yucaio20170301

#俄羅斯小妖精生日快樂 lol
#啊第一篇我都得磨好久跟角色還不熟啊QQ
#想寫的梗大概第二篇才寫得到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