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戒指(維勇)

 by 沒力史翠普yucaio 20170226

       
迷迷糊糊從夢中醒來,因一夜縱情而慵懶得幾乎睜不開的雙眼還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黑髮青年就已經下意識伸手摩娑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一如往常,那枚顯得已經有些舊了的指環還是那麼令人安......欸?戒指呢?
    
勝生勇利有點慌亂的從床上跳了起來,他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右手,原本應該安安靜靜的手上的戒指居然不見了,只留下一圈淺淺的戒痕。
   
窗外午後的陽光正熾,清風吹動窗簾,淺淺的陰影飄盪著,在地毯上掠出隱隱約約的淺淡影子。身旁的床鋪已經涼透了,銀髮的男人不知所蹤,陌生的旅館,陌生的一切,都讓他錯愕,但此刻勇利並沒有心思煩惱自己身在何處。
   
他慌忙跳下床,隨意裹著床單就開始翻箱倒櫃,匆忙翻遍了床鋪與浴廁,甚至撞歪了床,卻怎麼也找不到那枚戒指。沙發搬開也沒有,隨意扔在一旁的兩個行李箱裡也沒有,越找越是慌張,偏偏維克多不知去哪了,倒是門邊的地毯上不知何時落下了一枚紅色籌碼,勾起了勇利模糊的回憶。
   
昨晚他實在喝得太多了,只記得在賭城小贏了幾把後,不知何時幾杯調酒下肚,後面的事情他已經迷迷糊糊沒有記憶了,該不會他慘輸到把戒指也給輸掉了吧?維克多呢?難道──
   
不!不!不可能!胡思亂想什麼啊勝生勇利!
你是那種會把維克多留在賭場抵債的人嗎?!
   
就算喝醉了維克多也還是最重要的人,不可能輕易捨棄的,再加上他頂多像老爹一樣喝嗨了發酒瘋……了不起在賭場裡亂拉人鬥舞……越是想起曾經從別人的手機裡陸續拼湊起來的黑歷史,勝生勇利就越是沮喪。
   
果然不該喝酒才對,他怎麼就總是忘了這件事呢!
勇利癱坐在床上,無奈望著天花板,只想賞自己幾個巴掌,讓自己記取教訓。
   
只是昨晚……昨晚一看見維克多在賭場裡被那些男男女女圍繞,他就氣悶,不知不覺喝下了一堆調酒。到底是誰把酒遞給他的?!
   
不,也許他應該現在就刷牙洗臉、換上衣服去找維克多!
不能再胡思亂想了!維克多才不是那種會胡亂丟下他的人呢!
   
當渾身赤裸,潔白的身體上還殘留著深深淺淺斑剝愛痕的勇利好不容易甩開纏在自己身上的被單跳下床的那瞬間,維克多輕快的聲音伴隨著房門被推開的聲音響起,勇利慌忙撲上床捲起棉被遮住身體,僅僅過了萬分之一秒,維克多那張燦爛的笑顏就湊到他面前了。
   
讓勇利慶幸的是,在維克多身後,是推著餐車一臉淡定的服務生,而他已經用棉被還是床單之類的東西把自己整個人裹得像個繭了
   
「勇利,我幫你叫了Room service,快去梳洗起來吃飯吧!」
   
「呃、好謝謝……」勇利捲著被單,一臉尷尬,他還沒戴上眼鏡,眼前只剩下維克多格外清晰的笑臉,看不清服務生的表情,卻緊張得渾身僵硬。
   
「啊,我知道了,你害羞是吧?都看過多少回了,別緊張嘛,你的身體很美──」
「維克多!小費!快點!服務生在等你的小費──」
「哦哦哦,好,沒問題!我來處理。」
   
好不容易打發了服務生,勇利鬆了一口氣,還來不及提起戒指遺失的事情,就被剛脫掉風衣的銀髮男子撲倒在床上,柔軟的衣料摩擦著皮膚的感覺特別羞恥,他脹紅了臉,正想把維克多推開,右手卻突然被抓住了,他臉色一白。
   
「抱歉,戒、我把戒指搞丟了!」
   
「戒指?的確是你丟的,你把我們兩個人的戒指都扔了,丟進賭場教堂的人工河裡。」
「啊?我?我自己扔的?你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扔了那麼重要的戒指,我──

   
「勇利,你昨天晚上說的話都不算數了嗎?一個晚上而已,你全──都忘光了?」維克多忽然板起臉,很快撐起身體,目光灼灼的盯著臉色青白交雜的勇利。
   
「不,呃……」心口一陣窒息,勇利垂頭喪氣的肩膀一塌。「對不起我真的想不起來了。」
   
「說好了這次戒指我買的,」不忍心再欺負小豬,維克多清清喉嚨,坦白說當勇利每次露出這樣挫敗又沮喪的小表情,心中那塊強烈渴望被某人需要的感受就如同羽毛搔著他的喉嚨般,讓他幾乎忍俊不住想微笑。「你忘記了?」
   
「咦?」
   
「昨晚是誰拿著金幣巧克力充當金牌,拉著我去教堂結婚的?」
「啊?」
   
「幸好這邊有我喜歡的珠寶店,吶,你看,戴上去剛剛好。」造型優雅鑲著冰藍色寶石與碎鑽的戒指輕巧的推進勝生勇利的手指,冰涼而略顯堅硬的質感此刻卻像火一樣灼燙著勇利的心。「不幫我戴上嗎?啊──我一直很期待的呢。」
  
「……」
   
「怎麼哭了?小豬哭起來好醜,快,給我個笑容,迷死我吧金牌先生。」
   
「……不要開玩笑了!金牌先生!」顫抖著接過深藍色的絲絨盒子,勇利胡亂抹了抹臉上的淚水,比他的尺寸略大一些的,牢記在心的尺碼,同樣碎鑽款式卻鑲著紅寶石的戒指,藍寶石在他手上,而紅色寶石,屬於維克多。
   
「回去後,要補上儀式,我不要沒有記憶的婚禮。」
   
「這可不能怪我──」捧著愛哭的青年的臉龐,他的黑髮柔軟,體質易胖,稍微沮喪就想引退,但卻堅韌的為了讓他長久待在戰場上而年年陪他走過來,維克多綿綿密密的吻落在青年臉上。「是你忘記的,我可記得一清二楚。」
   
「……嗯。」不管昨晚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個總是讓人琢磨不定,叫人著急,他幾乎花了一輩子追逐、仰望,並且一步步走近的男人,終於成為了他真正的另一半。即便失去了最關鍵的所有記憶,依然令他壓抑不住內心的狂喜與淚水。
   
原來,除了不安與悲傷,人在幸福到極致的時候,也會不由自主的流淚。
真好。
   
   
   




   
「……勇利。」

「怎麼了?」

「眼淚的味道果然很鹹。」
「放開我維克多,我肚子餓了」

「欸?那我怎麼辦?」衣服都脫到一半了,才突然把他推開,原本正蓄勢待發的維克多一臉錯愕。

「你自己想辦法。」緊接在話語後的是浴室門砰的撞上的聲音,衣衫不整的維克多楞了幾秒,扶著額頭輕輕笑了起來。「莉莉亞說的沒錯,男人結婚後果然會變,連小豬也不例外,變得強硬了呢,噗哈。」
   

---------------------------------------

 
婚禮之類的一定撞梗,但我還是喜歡這個梗所以寫了,老梗也無所謂
請叫我老梗專用戶 (*´∀`)~♥ 我愛傻白甜!!!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