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 秘密 (維勇)

.....嘛,人生的第二部會想寫同人的作品啊(羞)
之後再慢慢把其他小說也都搬過來~
   


秘密 by 沒力史翠普yucaio


「哎呀,睡著了嗎? 」

嘩啦啦的水聲響起,游泳池裡來回游得暢快的兩個青年破水而出,躺在一旁海灘椅上的黑髮青年雖然穿著泳褲,全身上下卻清清爽爽的,不帶一絲水氣,他似是在睡夢中也下意識不安著,捲著大毛巾蜷成一團,歪倒在躺椅上睡熟了。

「好不容易一起來游泳的..... 」銀髮青年嘟噥著。

「雖然喜歡溫泉,但勇利好像不喜歡游泳?」青年摸摸自己的鬍渣,挑了挑眉,對於這些小青年們他向來有耐心,雖然不能完全理解維克多與青年之間微妙的距離與默契──還有那對戒指,不過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也許這世上就有情侶可以含含糊糊的湊在一起,處事全憑默契,卻黏糊得彷彿這世上沒人能將他倆分開。

「大概是吧.....真拿他沒辦法。」維克多拿起自己的大毛巾將自己溼答答的身體擦乾,隨意的在勇利身旁坐了下來,將他歪倒的頭輕輕扳正,讓他靠在自己腿上。

「話又說回來那時你怎麼會衝動的跑去當教練?該不會真的是因為他跳了你的那支舞吧?天才──維克多,也會衝動行事嗎?」

「不......真要說起來也許是那一季他喝得爛醉跟大夥鬥舞那天吧!我沒想到...... 」維克多猶豫了一下,才剛開口就看見金髮男子調侃似的目光,難得不閃不避也不掩飾,理直氣壯的直視了回去,彷彿想看穿對方笑容下的真實想法。

「難得你這麼坦率,沒想到甚麼?說來聽聽? 」金髮男子雙手一攤,不以為意的聳聳肩,「怎麼?不能說?」

「不,沒什麼好說的。」維克多淺淺的笑著,戴著金色戒指的大掌有一下沒一下的梳理著勇利柔順的黑髮。

長指穿梭在乾燥而柔軟的髮絲之間,他還記得那個晚上,向來靦腆容易緊張的青年拽著其他選手鬥舞,連他都被扯了下水,最後勇利醉得迷迷糊糊卻撲上來嘟噥著要他當教練的那一瞬間,一股前所未有的激動湧上心頭。

這個選手......不,勝生勇利,究竟是甚麼樣的一個人呢?


練習的時候總是很緊張的樣子,比賽當下總是會被決賽魔鬼糾纏,面對他的時候總是又渴望注目又是賭氣似的轉身就走,背影脆弱得彷彿隨時可以折斷,卻又在某些時候流露出單純的不安與彆扭。

那纖細得不可思議的心思隱藏在眼鏡單薄的鏡片背後,彷彿隨時會崩斷的弦的身影卻意外能觸動他。

身為一個天才,在冰上始終游刃有餘,只有自己能突破自己的人,終其一生最難突破的,莫過於那層玻璃天花板了,沒有能夠真正完全站在同一起跑線的同儕,沒有能夠超越過去自我的力量,對於自己,對於團隊,對於教練甚至對於國家或是這個舞台上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沉重。

過往越是成功,這條冰雪之路變越是空寂。

他知道這一切的邏輯,知道該編怎麼樣的舞,知道該怎麼樣再拿下一塊獎牌,但然後呢?就這樣懷抱著消極的心態面對他最愛的舞台嗎?

若說那晚讓他真正將勇利放進眼裡,那支舞的錄影,即便不算清楚,有種力量彷彿透過影像傳遞了過來,那一瞬間維克多聽見自己心跳猛烈的撞擊聲。

彷彿冥冥之中有甚麼召喚著他,雅科夫總說他是個不稱職的選手,明明可以更上一層樓,卻總是散漫的調笑著,看似誰都能輕易靠近,但少有人能觸碰微笑後他真實的那張臉。

那時只是隱隱約約覺得能在這個人身上找到一些什麼,只是他實在太沒經驗了,他不像雅科夫那樣可以用責備或任何一種方式去帶一個後輩,面對提不起足夠鬥志的尤里奧與自己那看不見也摸不著卻真切存在的瓶頸,以及年齡的限制,他原本已經任性的打算退出了。

試著拒絕自己最愛的舞台來試著打破僵局,卻又因為青年展現出無法想像的──就像是另一面的他,宛若這個世界上最極端的另一個他的那個衝擊,讓維克多不得不放下自己原本的打算。

也許他所有的打算都在那個迷惘的賽季,稀哩糊塗的鬥舞中,被那充滿酒氣緊緊的一抱而打散了。

僅僅一個賽季,青年迅速成長著,即便是在不同的舞台上,一次又一次的,那舞碼洗滌了勇利,也為他施洗。

終場,勇利已然成為維克多無法想像的模樣,他始終在追尋著,在渴望著,有一個身影可以打破那層天花板,打破那些麻木的旋轉跳躍的組合,他不愛精密計算,向來隨心所欲,然而有一天,有一個人的拘謹與顫抖,敲碎了他眼前那片曾經堅硬得彷彿永遠不能被打破的玻璃。

僅僅是一個賽季,他心甘情願為自己也為對方戴上戒指,像一個誓言一樣。
我們──都不要放棄,也不該放棄。

在這個世界上,僅僅只有你如此需要我。
你看起來是那麼脆弱,時常像軟弱的幼犬一般跌跌撞撞,有時也會迷路露出狼狽的模樣,哭得好醜,但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有我,如此需要你。
如同你需要我那般的需要你。
只需要你。

我親愛的學生,我的對手。
勝生勇利。









……

「啊,抱歉我睡著了。」
「沒關係,我也剛醒。」
「嗚哇!天色已經好晚了,抱歉,維克多你餓壞了吧?我們先去吃飯──」黑髮青年率先邁開步伐往外走,卻忽然被男人拽住。「咦?」

「勇利。」

「嗯?」

「謝謝你。」
「欸?為什麼……」

「沒什麼。」
「呃是不是我說錯什麼話了?還是你太餓了?對不起對不起,我……」

「不是的喔!是秘密。」
「秘密?」

「嗯,吃飯吧!我今天想吃香噴噴的豬排丼──」
「飯店周圍好像沒有日本料理店,可能沒有……」



#YOI #維勇 #希望沒撞梗
#想寫那個玻璃天花板我的萌點真是奇怪
#說教狂是絕症改不了了
沒力史翠普yucaio 20170225am0345

Previous
Next Post »
2 Komentar
avatar

我現在覺得同人小說棒棒噠~~~可以盡情腦補與崩壞(x)
本來不太寫同人的,不過自從兩年前被手遊啟發之後,現在又被推落超級大坑……就一去不復返啦!
文風還是不脫自我一貫風格,要崩也黑化不了,下不了手啊orz

Balas
avatar

黑啊我也這樣覺得!!!不過如果角色會讓我延伸出其他完整劇情我就會拉成單獨的故事來寫XD (因為一定會OOC的)

Bal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