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 by Colabier 


#學生回饋 #沒力寫作課
       
廁所,一般觀念是個污穢不堪的地方,是個排放人體穢物的地方,是個味道臭氣沖天,讓人待不了多久,就想快速衝出去的地方。甚或有時,想到廁所,便會讓我聯想到美國電影中常有的吸食毒品或偷情場景。在狹小陰暗,牆上遍佈低俗字眼的一方天地裡,進行著不堪的勾當。
   
但,在我的生活裡,廁所,居然是我心靈可以暫時休憩的重要的私密場所。唯有在上廁所時,不停運作的大腦,會因為身體的迫切需要,稍做喘息。沒有人會來打擾或詢問一些懶得應付的瑣事,既然什麼都不能做,便可以隨興唱唱歌,閱讀,自言自語。在這裡,沒人當你是瘋子,也沒人理你,不用擔心任何人的目光或想法。你唯一得忍受的是自己身體所製造的臭氣,但,既是自己製造的,對這氣味的敏感度自然降低,變得無所謂。
   
我從何時喜歡待在廁所的?難說。有個記憶印象十分深刻。當我第一次告白失敗,深深喜歡的對方未留一語地尿遁。自己單獨搭車回家後,沈重的失落感讓自己模模糊糊地坐在馬桶上,直到外婆不耐地呼喊。打開門,沒說什麼,也無法說什麼,只感覺到外婆似乎被我事不關己的游離所嚇到。走到洗手台,拿起肥皂,緩緩摩擦著雙手,洗淨,拿起毛巾擦乾,走出廁所。外婆隨後坐上馬桶。這過程中,沒人說句話。我在廁所裡,排放了失落。
   
還記得有一次,一向處不好的母親癌症住院,在醫院餵她吃飯時,她因疼痛與不耐,大力揮手將餐盤揮灑落地。一時之間,我呆呆望著她猙獰的臉、灰黑夾雜的亂髮、打著點滴針的蒼白手背、白色的床單,竟無法移動身體。隱約,隔壁的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說著:「妳媽不知道是妳啦,妳不用太在意,病人躺久就會這樣,很正常啦。」。我這才稍微打起精神,整理地上散亂的米飯菜渣,走進病房浴室清洗。
  
輕輕關上門,眼淚無法克制地娑娑流下來。我們的關係一向就很緊繃,這叫我如何再走出這個門平靜地面對她、碰觸她?拉下褲子,坐上馬桶,死寂的廁所裏,沒有人前來打擾或詢問,我靜靜一個人,偶爾將身旁的水龍頭打開,偶爾製造點聲音,在廁所裡遺世獨立地待著,直到不可抑制地悲傷過去。
  
這一次,我在廁所裡,釋放了心痛。
  
文:Colabier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