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甲刀不見了 by Peggy

#那些存在我們記憶裡的小物
#理所當然的懷念

是好久好久以前的學生了呢~

超喜歡她最近特別暖心的文字


文:  Peggy Liao 


指甲刀不見了.
這把指甲剪,是外婆有一年到日本旅遊時買回來的紀念品. 滾著金色細邊綴滿不知名小花圖案,整個身軀用金屬製造而成的,或許是台灣氣候潮溼所致,指甲板面一翻轉過來,便會看見滿身的鐵鏽痕跡,像是一身傷,已不記得它到底陪了我幾個寒暑,只是不知不覺中,它已經成了一個理所當然的存在,一星期一次,我下意識的取出它,讓它規律的在我的指尖跳躍著。
找遍了平常安置它的盒子,雖然這是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指甲刀,就這麼憑空不見了,我看著盒子佇立良久,大腦開始運轉往記憶深處摸索,以我是個講求物歸原位的習慣而言,它是會安然被我帶回住所的,只是遍尋不著的情況下,我竟然開始懷疑起這個盒子,難道盒子內部自成一個黑洞嗎?趁著我在夢境中遊移時,年老色衰的指甲剪想利用黑洞的時光旋渦,重回年輕時的光采嗎?還是,它在懲罰我終年對它理所當然的心態,想要我好好的反省並深切的懷念它呢?
我的指甲已開始張牙舞爪,不得已,只好隨性的買了一隻應急,收到實品後,才發現原來指甲剪也有分尺寸,這把新的指甲刀明顯刀口比起原本的寬了一些,我迫不急待的拆開準備用它鏟除新生的指甲大軍,剪下去的那一刻,並沒有感受到它該有的鋒利,過寬的刀口與稍彎的弧度在我的指甲面無法順利運作,甚至這個不合宜的角度在剪下的同時,讓指甲面呈現紊亂的斑駁,因為不夠鋒利以致於得再多加施力一次,被剪下的指甲終於可以進入輪迴了。
每剪一片指甲,我懷念舊指甲剪的情緒就會再攀升一些。
小花指甲剪--妳贏了,妳消失的詭計得逞了。
對於這個舊有的存在,我從來也沒有好好的對它聊表感恩之情,「不過就是一只指甲剪嘛.」,這自私的念頭竟然也盤踞多年,或許這些不起眼的存在不會說話、不會呼吸,更無法和我們相濡以沫,但人的意念會不自覺在這個空間活絡起來,像空氣中的塵埃一般靜靜覆蓋在所到之處。
小花指甲刀,謝謝妳。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