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回饋-fox

這是以前開實體寫作班時學生寫給我的回饋:D
現在雖然因為身體狀況沒辦法再繼續開面對面的課,
連網路1V1的課都有點辛苦,只能做函授,
但每次看到學生這樣的回應總覺得初心不改

也許我的能力跟能夠照顧到的範圍非常有限,

慶幸在我力有所及之餘,我去做了,也留下了些痕跡:)




文:fox

    一直很想寫關於上寫作教室的心得,每次都寫了幾行就作罷,這次打算好好寫完。

    當初報名上寫作課恰好是人生最萎靡的時候,跟家裡關係陷入緊張,學校嘛也要上不上的,就是這樣青黃不接的時候,也可以說,寫作課正好提供了一個解決的出口。本人是個貪心的人,所以同時報名了心靈寫作和小說寫作班,也因為如此,得以認識兩班不同的學員。

    在談心靈寫作班之前,一定要提到寫作班的心靈導師---沒力。

    對沒力老師的第一印象是――濕淋淋的,因為她正好洗完頭出來見客。沒力小小眼睛,笑瞇瞇的,卻很犀利,說話連珠砲,肉墊感的體型很有親切感。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氣氛是有點尷尬有點僵,再加上她養了5~6隻貓,這可是我生平跟這麼多貓處在一室,有一點小驚嚇。

     後來其他學生陸續到達,從事房仲業的Doris身材嬌小,是個健談的美女,李RuRu小姐像109辣妹,動靜皆宜,喜歡攝影,P小姐則是有些害羞,不論大家來自何處,情緒一下就被拱起來,歡樂氣氛遂落下,上課非常愉快。(事後我才知道原來老師很緊張。)

     上課的時候採閒聊的方式,沒力老師提供閱讀資料,有時也會看影片,大家一起參與討論,當作下次要繳交的作業題材。也就是從那時起,我開始接觸「散文」這一類型的文章。以前我對散文類的不感興趣,但從課堂裡閱讀了經典文章之後,拓展見識,原來散文有多美!

     我把老師上課所提供的書單,只要是作家寫的相關作品,我每一本都會找來看,恰好老師經營二手書店,提供了不少書籍。那時我幾乎每天大量閱讀,書看完了或者看的不夠就跟沒力借書。而我也開始練習在筆記本上用筆書寫。用手寫的感覺和敲鍵盤的感覺是不太一樣。就好比” 寫手帳” 這件事來說,手寫的文字有一種特殊的表達,親手寫下的文字可以強化感受力,與寫在電腦裡的文字是無可比擬的。

    同學們會彼此分享自己的作業,即使是簡單的隨筆,也可從作業中理解寫作者當時的情緒,可能紊亂、可能亢奮、可能悲傷。之後,老師鼓勵我們到報紙副刊投稿,同學們哄笑,似乎並沒有當回事,沒力指著我其中一篇作業要我去投投看,我認為「那種文章」沒有人會想看,並嗤之以鼻。
    等到課程結束了,我才突然想到,不如聽老師的話,去試著投投看好了,後來那些被副刊登出的文章多半出自於當初寫在筆記本裡的作業:<老爸的秘密基地>、<竹雞>、<來一杯單戀>、<迷路迷魂>等,稿費不多,約800~1200元,那時多了一筆小錢可以買書是挺開心的。

    後來我繼續投稿,其他像是<鐵窗後的微笑>、<茶妹的風味麵>則被編輯建議說不妨改投散文文學獎,當下我是錯愕的,畢竟我認為那離真正文學獎的水準還差的遠,頂多我只是算路過的,對文學獎也興趣缺缺,只想投機的賺點零用錢。然後,我就沒再投稿了。(當第一篇文章被錄用,我並未立即告訴沒力老師,猜是僅僅幸運罷了。繼而想想,應該把喜悅與她分享才對。不好意思喔!沒力。都是妳的功勞,謝謝妳的鼓勵。這樣不算虛偽吧?!)

    我把自己的作業分享出來,純粹是想說,想學寫作的朋友不用因為自己文筆不好而不敢寫。以我的文章來說,文辭並沒有特別優美,內容也很尋常,就只是針對事件而引發的心情和想法,自然而然的寫出來,寫出來―就―對―了。

    情感的表達是可以透過不斷練習而得到,文字技巧則可以藉由模仿而嫻熟,唯一無法復刻的是自我獨特的情感,感悟後的文字累積是屬於自己的特色。那是誰也取代不了的。

     書寫的當下是一種沈澱,當思緒奔騰滾沸之後,淬煉下的結晶需要琢磨修整,所以寫作才必須累積和修改啊!沒有人的第一篇文章就會寫的很好,一隻鳥跟著一隻鳥嘛!對不?!(有看過這本書的人,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後來我明白,感情豐沛的人寫出來的散文特別好看,這也是必須多多閱讀好的作品的原因。

     聽老師說她之後曾陸續收了許多學生,形形色色,也有不乏才氣洋溢,文筆好到連老師自己都害怕的程度。會上門來討教的學生都有自己的目的,有些人是從零開始,有些則是想暫時從工作裡偷個喘息時間,無論何種理由,都是想藉由書寫來”梳理”一下心靈吧!?

     沒力老師是一個極佳的心靈溝通者,她異於常人的”天人”體質總是讓人感到驚奇。但對我來說,她就像個觸發器,簡單的一句話可以引發思維的漣漪,我想這也是她很適合當引導者的角色的原因,在她的教導下,學生受益良多。(沒力,我沒在拍馬屁喔~~)

     再來談談小說寫作課,學員共有3個人。一是職業婦女,已經出過一本小說,一是從沒寫過小說,在基金會擔任志工。我則是被退稿的入門新手。想想我們3個人的組合挺有趣的。

    上課內容有分析小說結構,討論起承轉合等等最基本的模式,當然還是有書單。沒力老師夠義氣,找來在狗屋出書的作者好友一起客串上課。有時,五個人上課變成在聊天,這也是太多女人聚在一起的壞毛病。(嘖嘖!!真是要不得!)

    小說理論歸理論,分析歸分析。最主要的,還是要自己動手寫。
    三個人的程度不一樣,寫出來的東西也各異,拼命鬼打牆、文字過於修飾或文字待磨,每個人狀況不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魔必須克服,故每次上課都像是在打仗。修改、討論、修改、討論……一直不斷重覆。同學們彼此之間也會有壓力。說實話,上小說課真的很累。

     第一期小說課,三個人頂多寫完第一章,光是第一章,我已經重寫不下5遍。修修改改之餘,一度想放棄。可在上第二期小說課近尾聲的時候,竟不可思議地,把書給完成了。當時我已經休學,父母認為既然不唸書就要去找工作,遂整天逼問我工作找的如何?我無法啟齒解釋我正在做的事,保守父母會認為那是一種逃避心態,鎮日躲在房間是沒有前途也找不到工作的。換個角度想,他們也是出於擔心啊。不管怎麼說,那時候的煎熬是難以與外人道。

     最令人感到悲傷的是,當我將刊登在報紙副刊上的文章給他們看,母親只有問這樣可以賺多少錢?喔?!就那一點點而已嗯!就沒了。父親則以為那是無用的。雖然難過,但不打緊,我鼓勵自己。沒關係,我會做的更好。於是我將那股令人窒息的壓力投注到寫小說上,把自己關在房裡悶頭寫,甚麼都不管,勢必要把它寫完。一方面想著若是書過稿出版了,就可以向父母證明自己,所以我對作品充滿期待,那可是承載著我的未來啊!結果――被退稿了!

     小說退稿的心情自然是無法一時半刻就可以恢復過來。不可否認,想寫好的故事,的確是需要一點天份。散文可以隨心情自然流露,小說則要求比較多,必須花費更多心思。若沒有寫作天份,就只有努力加努力了,別無他法。

      被退稿並不代表你寫的不好,或許是時機不對,或許是真的需要再加強,只要再接再厲寫下一本,每天磨利寶劍,終究會殺出自己的一片天。
     寫作課開啟我對於書寫的熱魂,挖掘自己內在,走出封閉的生活。目前的我仍在書寫的努力進行式中,距離夢想的路還有多遠?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經踏在路上了。那些崎嶇的路只是過程,我們終將抵達目的地,夢想的彼端。

    (很感謝沒力老師提供的養份,因為我們這些學生,消耗非常多精力。沒力,妳要長命百歲,活到99喔!!!如果你有看到我的文章的話。^^)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