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通過



不是每本故事的開始,作者都知道該讓故事走向何方。

很多時候,當你只是有一個發想中的點子,可能是一個片段或是一個角色,當這個故事一點一滴在筆下生成後,大綱逐漸填入,終點的方向卻模糊了起來,抵達一個合理並且精彩的結局並不是真正難的事情,而是你可能可以讓這個故事有千百種走向,兩三種寫法,到底該挑選哪一種,哪一個的效果最好?類似這樣的問題很容易讓人卡住,也很容易讓人下意識逃避。

前幾天終於把艾德卡特莫爾所寫的【創意電力公司】一書看完,這位皮克斯動畫的靈魂人物在書中把皮克斯的起源、如何管理創作團隊,如何面對困境的過程全寫了出來,最初吸引我的是老查bestguy在讀書會上摘的那一頁──超人特攻隊導演柏德的話。

他說他把執導電影想像成滑雪,兩者相像之處在於:如果太緊張或想太多,你就會出事。他喜歡滑雪.尤其喜歡滑很快,為此一星期他四度因跌倒摔壞護目鏡而不得不去商店再買一副,然後他就發現自己一直跌倒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拼命叫自己不要跌倒,後來他就決定放鬆,告訴自己:「快速過彎一定很可怕,不要想太多,只要好好享受。」

這段話對我來說幫助蠻大的,以前剛開始寫作的時候我總是任性地決定故事的去路,但後來也許是工作上的轉換,也許是不再把心力全放在寫小說上,當我回過頭來單純只為了娛樂與自我滿足寫小說,而不在乎有沒有人看的時候,對於小說該怎麼寫,反而因為生疏而畏怯起來。

是的,如果為了商業上的考量與寫作技巧張力上的要求,在某些細節上就不能夠放空大腦隨意寫,總是需要一些衝突一些高潮,但某方面來說我又深知以自己的個性與偏好,實在駕馭不了某些題材跟寫法,到底是該一路甜到底呢?還是讓衝突多一些?

後來我試著把柏德「快速通過」的這個概念套用在作品規劃上,然後就發現了,的確,只要用這種方式稍微安排一下幾種劇情,劇情的走向便一目了然,就更知道刻意跟自然的比重該怎麼拿捏,也知道哪個搭配方式是自己寫起來最舒服而不會讓故事失去吸引力的──尤其是對自己的吸引力。

快速通過,擔心做錯的事情就快速的嘗試,一旦不適合或是偏離主題當即停損,這可以有效避免擔憂過度的裹足不前,也可以避免時間拖長之後所帶來的審美疲勞,是個簡便有效的方法,不管是在寫作或工作上都是,不妨試試看吧!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