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力寫作課:給學生們


#沒力寫作課 #抵達自己 #給學生們
  
從年初開始把寫作課變成錄音函授之後,最基本有個好處是:再也不用擔心聊嗨了漏掉重點,也不用擔心冷場的時候接不下去了。

預先錄音跟做好講義的好處就是穩定的傳遞想傳達給學生的訊息,比較不容易受到身體狀況或精神不佳的影響(畢竟我還是身嬌體弱的沒力啊)

我大概是從2010年左右開始教寫作,剛開始教小說寫作,也教心靈寫作,後來因為原有的類型小說市場疲弱,總覺得教了學生卻沒辦法幫他們找到出路很內疚(莫名的責任感,再來也是我不以寫小說維生了)

後來就慢慢把重點放在心靈書寫上

我大多是教沒有基礎或是很少寫作的學生,當然在這些學生之中,有人是為了學寫作而來(有些深藏不露,有些根本沒意識到自己的文筆非常好)

有人則是想跟我說說話,深聊一番,也有人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某個想法或是純粹的想開始寫點心裡話(當然也有純粉絲,報名就是為了支持我持續創作的)

從面對面的課到網路一對一,然後到現在純函授
每個學生的性格都不太一樣,時間軸也是

有的學生上課方式非常積極,每期除了作業之外還會額外跟我聊比較深的話題,短短兩個月的課程就像交了一個筆友一樣,我們討論人生,也討論生活及對於種種事物的想法。

有的學生特別沉默,除了作業之外幾乎不多說一句(這時候就特別慶幸有錄音,至少最基本的技巧還是能傳達到),也有人前幾堂作業交得勤,中間神隱了一段時間,過陣子可能忙完了又折回來乖乖寫作業,也有持續上了好幾年課程的學生

變成函授之後,因為課程內容的限制,少了長期的學生
信件讓彼此的對話多了沉澱與思考的空間

就像聊天一樣,一來一往的信件跟聊天是一樣的
拋了球過去如果沒有被打回來,是沒有辦法有互動的

所以跟每個學生的互動方式都不一樣,有的願意主動提出疑問,除了基礎課程內容之外,就比較能提供細節的指點,有的著重在探討自己的情緒跟感情,一期八堂課的重點也會集中在這上面

從開始教課到現在,最小的學生僅僅18歲,最大的學生今年應該66、67歲了,橫跨在這個年齡段的一百五十餘學生之中,有人透過課程度過了迷茫的時刻,有人重新找到了自己的路

有人仍然寫著不願意讓別人看見的文字,有人在上課的幾年後,找到了自己想寫的題材跟方向,一篇一篇,一點一點的寫出好文章

有些學生課後就不再聯絡,有些則是每年會固定聯絡個一兩次
有人將我當作不滅的燈塔,看著我還在這裡就覺得安心

也有人每當需要抉擇或是心裡打不定主意的時候會來找我
但卻不一定需要我說些什麼,說是看到我的那瞬間就忽然知道答案了

對我來說,這些學生對我來彷彿是一筆財富
一來這是我目前賺錢的唯一方式(主要是被銀快跟我媽嬌養)
二來則是每一次的互動,不管是過去或未來,其實都會帶給我一些領悟

在學生身上我學到了原來必須要把責任做切割,學生的人生難題並非我能背負的,我能提供建議跟解法,卻不能把死結打在自己身上。我能提供給別人一個努力的方向跟可能性,卻不可能承擔對方的夢想。

因為每個人的路都是自己的,每個人的時間軸都不一樣,我不可能幫學生走那一段路,他們也不可能走我的路

一堂兩個月的課,可能在三、五年後突然發揮效用,也可能僅僅只在當下,也有可能是在別人的回憶中,又或者對他人或我自己來說,只是等價交換,除此之外,彼此在課程結束後仍然後回歸到各自的道路上

我所能保留的,其實就是透過課程領略到的種種人生故事
我所能給予的,是等待與陪伴,不管新生或舊生,當你想起我的時候,給我寫封信吧!告訴我你現在的心情跟這段時間以來的改變

當你不安、恐懼,或是發現自己站在懸崖邊,可能就要失去回到地面的安全索,我在這裡,信箱沒變,聯絡方式沒變,依然是你的燈塔

paris520@gmail.com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