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



有時候會像心血來潮一樣忽然想起好多年前積極努力過的事情,當時的人事物封存在記憶深處,連同當時的感情與經歷。有天忽然想起,就會帶著一點懷舊與一點莫名其妙自燃起來的熱情試著再度靠近
  
向來都是三分鐘熱度的人,但年歲漸長才發現三分鐘熱度也是會循環的,過去曾經很喜歡,過去曾經因為分心去做別的事情而不再那麼關注的事情,過了幾年之後,彷彿一盞年久失修倏然亮起的燈一般,重新照見了自己,也照亮了那個角落
   
生涯規劃對我來說一直都是既熟悉又陌生的東西,熟悉在於我常常試著規劃,陌生在於我的真實人生因著我的三分鐘熱度而有著各種拐彎,可能我現在孜孜不倦的忙著這個,但過了幾個月就拋諸腦後,也可能我現在完全沒把某個選項列入計畫,但過了幾個月忽然我就跑去做那件事情了。
    
以前我不是很能理解或說諒解自己的這種古怪行徑(感覺上很不可靠似地,不說別人,我自己就這樣覺得)現在忽然理解到,不受計劃控制,也不受過去的自己綑綁的這種自由,才是我一直都在追求並且實踐的生活態度。
  
今天不知怎地,也許是上午藥效未退時跟銀快聊到洽談出版社的事情(這些年總是這樣,有機會就談,沒機會完成就放著,不知不覺堆積了一些企劃)忽然想起2011年時實際投入出版社的事。
  
那時銀快每天在外面跑來跑去,有時拜訪作家有時談事情,我那時身體狀況就不怎麼好(應該說是從沒好過),幾乎都窩在家裡整理稿子,有時我們兩個在租處為著書的設計吵個沒完,有時忙這忙那的,也因此去過幾次印刷廠看印等等
  
當讀者的時候也許感覺不到,但真正作出版每個月都要經手書才知道出書壓力是怎麼一回事,也才知道賣量是多麼殘酷的一回事,印量估錯賣慘了,面臨的就是書系的結束或其他方面的限縮,像這樣那樣極度現實並且窘迫的部分都是當時很難面對而如今看來有些羞愧的事--啊,應該可以做得更好才對。
  
身心無法適應(兩匹脫韁野馬根本拘不住)最後離開集團之後,雖然透過旅行解開了一些心結,但心中始終還是記掛著幾本書。
  
那麼好的書,因為時運不濟的關係,輾轉了一兩家出版社,最後只能收放在資料夾一隅,彷彿一個失散多年備受冷落的孩子一樣,一想起來就覺得揪心。雖然現在的身體狀況比六年前更糟了一些,但卻因為這澎派的心情忍不住想著,是不是應該再試一次?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那蜷縮在角落裡的故事。
 
該怎麼做,我還得仔細想想:)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