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嬸開刀之我不怕 by Silvia



#沒力寫作課 #學生回饋  
大嬸開刀之我不怕 by Silvia
  
一般人將進手術房、躺在冰冷的手術檯、讓醫生在自己身上「開膛破肚」……,視為一件恐懼的事,通常應該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而且非到必要關頭絕不輕易為之,甚至還得經過天人交戰的一段過程。
  
可我卻對於開刀一事,感到興奮、迫不及待。我這種異於常人的反應,讓朋友們紛紛睜大眼睛罵我「呸呸呸!神經喔妳!」「妳很變態耶!」有些朋友還會怕我巴望開刀的笑談,會「一語成讖」,還會邊罵我、邊出手打我三下。看見他人吃驚不解的表情和反應,我總是哈哈大笑,有著頑皮小孩湯姆惡作劇得逞的快感與得意。(真的挺怪異的)
  
我想,怕開刀、怕進醫院,應該與跟人類最大的恐懼─「死亡」有關。
對許多人來說,死亡,代表生命的終結,但又意謂著靈魂即將進入未知與審判,實在缺乏足以喜悅與無懼的因素。
  
我因為基督信仰的關係,知道自己儘管窮及一生都不可能達到完全的地步,卻在耶穌基督的愛與救贖中被接納,並且在結束地上的勞苦愁煩之後,脫下肉體的軀殼、靈魂回到天國,與上帝─真善美與愛的源頭在永恆中永遠同在。所以,死亡對我來說,根本不是一個需要害怕的事,那是肉體結束地上的旅程,進入永恆的一道門。
  
對於死亡的認知,大大影響一個人在面對病痛、死亡的反應。
  
我還記得2005年3月30日在馬偕醫院的等候室中的情景。每個等候依序進入手術室接受麻醉、等候開刀的病人,都換上了一樣的藍色手術衣,排排坐在藍色塑膠椅上,靜候麻醉師叫喚你的號碼、進入手術室。
  
即將進行子宮肌瘤手術的我,前後搖晃著雙腳,喜孜孜地向窗外的媽媽比了一個Ya的手勢,儼然像是小女孩滿心期待與老師同學出發遠足的歡樂時刻;當時並未察覺自己的反應與週遭是如此不協調。無聊中環顧四週,我看到幾乎每個人的臉部表情都十分緊繃、嚴肅,有一兩位甚至是哭喪著臉…….而玻璃窗外的家人也都個個神色凝重且焦慮。
  
頓時,我發現自己擁有的平安與對永生的確據是何等寶貴,死亡的恐懼在我身上沒有權勢、起不了作用,內心平安是一股強大的力量、一個牢固的錨,穩妥地牽繫著自己。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