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憂鬱


接近年關,大概也是一年之中身心症最活躍的時候,朋友們像約好似的紛紛發作,各自配合治療。這幾日天氣冷,貪懶不想騎五公里去熟悉的診所,遂在家附近就近找了一間診所拿藥,不幸的是,這並不是一家對我而言能夠安心的診所,就診過程乃至取藥離開之間都讓我整個人陷入極度焦慮的狀態(各種一言難盡),回家就憂鬱了起來
 
向來擅長利用自己躁症發作時的積(ㄊ一ㄢ)極(ㄒㄧㄚˋ)向(ㄨˊ)上(ㄉ一ˊ) 來完成一些想很久的計畫,但鬱症的時候由於對一切都失去興致,連看到食物都會有點厭惡牴觸,有一度我還真不知道該拿鬱症的部分怎麼辦才好,毫無原因卻又明明白白的心情不好,只是坐在那邊,整個人卻像在生悶氣一樣(明明也沒甚麼好生氣的)
    
後來想想,如果說躁症讓我急於求成急於創造,鬱症大抵是讓我代謝掉那些負面能量的吧!心情不好就不好,不想吃就隨便吃點東西不要餓到胃痛就好,不想做任何事情不想看書不想追劇也不想幹嘛,那就乖乖吃藥,然後盡可能的放空
     
天空灰灰的,沒關係
什麼都不想做,沒關係
 
需要吃藥就乖乖吃藥,需要睡覺就乖乖睡覺
等明天醒來,大腦重開機,又會是新的一天
   
然後如果不小心有負面到好想去死的念頭出現的時候記得告訴自己:【老娘連死都不怕,這一點憂鬱算甚麼  = =凸 】就可以打敗他了XD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