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書 by 馬良



我很少憤怒,但常常失望。樂觀主義者才會憤怒,而悲觀主義者更多失望,因為生氣改變不了什麼。我戲謔和嘲笑的東西都是我深深愛過然後失望了的東西。對不可救藥的事物,我反而會抱著柔情,和他們一起自甘墮落的。善良和美有時也生長於最醜惡的土壤裡,我們必須要相信這一點,在現在這個時代尤其。
 
以前我總對生活充滿了厭倦,知道突然意識到活著不是為了湊熱鬧的,歸屬感並沒有意思。無論成為藝術家攝影師導演詩人或只是一個擅長燴麵的廚師,人生都是虛無的,怎麼把它瀟灑地浪費掉,浪費得毫無遺憾,才是唯一對自己有意義的事情。想通這一點後,我才有了自由。 --馬良【坦白書】
Previous
Next Post »
0 Komentar